您所在位置: 首頁 > 新聞 > 社會新聞 > “每次你不回我微信,我都覺得自己是狗不理”

“每次你不回我微信,我都覺得自己是狗不理”

我要收藏 2019-10-27 14:57 閱讀(1335) 來源:新華網

“眼光太高,圈子太小,磨磨唧唧,孤獨終老。”這句話是網友“習慣著孤單”對自己獨身經歷的形象寫照。他是一名警察,5年前剛工作時,他滿心歡喜,以為會有不少姑娘傾心于自己颯爽的英姿、筆挺的制服。然而,事與愿違。

“都說公務員是旱澇保收,可如今女孩們越來越現實。”他說,自己的工作性質特殊,加班常態化,令相親對象望而卻步。“有個女孩曾對我說:‘每次你不回我微信,我都覺得自己是狗不理。’我也想有時間好好談場戀愛,可外勤要出、臺賬難平,只好向她報以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

記者采訪發現,當前體制內相親活動雖多,成功率卻有限,近年來還出現了參加人數下滑的趨勢。

1


“鐵飯碗”就是相親場上的“香餑餑”?

28歲的小陳在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某事業單位上班,2019年開始頻繁參加婦聯、工會組織的各類集體相親活動。她說,以前從不關注相親,覺得參加相親像“嫁不出去了”似的,但因為工作繁忙、圈子狹小,自己很難認識同齡的異性。因此,最近開始轉變想法,通過相親活動擴展朋友圈。

小陳和幾位一起參加相親活動的同單位女職工都表示,她們更樂于接受“體制內”單位組織的集體相親活動,這類活動“靠譜,有安全感”。“人都是市里各個機關事業單位的,條件和自己相仿,比社會相親更靠譜。”小陳說。

體制內人員工作穩定,相親具有一定優勢,用新疆某廳局機關公務員小牧的話來講,就是“國家替你選拔考察管理”。但新疆烏魯木齊市海關公務員小菲則認為,由于公務員收入不高,目前在相親市場上的熱度其實下降了不少。“如果是男性公務員,還要承擔買房的壓力,那就更難了。”

2


個個都是“寶寶”

誰還沒點“小性子”

30歲的玩哥在江蘇一家國企黨政辦工作,從2018年開始相親,至今沒遇見心目中的“真命天女”。“比如我和相親對象聊到‘世界上最深的地方’這個話題,她甚至不知道馬里亞納海溝!可能我比較‘直男’吧,像這種問題在我這里就會減印象分。”


26歲的瑤瑤供職于南京市某街道辦,買房后爸媽便開始張羅相親。“雖然自己嘴上說沒要求,但其實要求還挺高的。比如和男生看電影,他如果蹺二郎腿,我就會很反感。”

“奇葩天天有,相親特別多!”27歲的露露說。她是某官媒的一名編輯,秉持“門當戶對”的看法,擇偶基本在“體制內”考慮。“本以為‘體制內’的相親對象能成熟點,沒想到個個都是難伺候的‘寶寶’。”一提起自己的相親故事,她就氣不打一處來:“去年我相了一個86年的公務員,非說我屬猴跟他屬虎命里犯沖,他媽媽覺得會影響他高升,最后這事就黃了。”

85后的菲菲供職于東部某市某銀行,每周都有相親局。她把相親當作談生意,像對待乙方客戶一樣,或把相親對象看成一支待選股票,然后給每支股票打分,分高者得。“相親就是一場談判,能成交就成交。”菲菲說。

3


主辦方給力

相親更易成功

值得注意的是,相親活動年年辦,成功率卻十分有限,近年來還出現了參加人數下滑的趨勢。有些單位因為無人報名相親活動,只能由活動組織者“親自上陣”填補空缺。

據中央某事業單位團委書記張寧介紹,一方面是因為現在的聯誼活動已有95后男生出現,他們較羞澀,主動參與活動的熱情不高;另一方面,部分85后女生一直沒相到心儀的對象,因此也漸漸不愿再參加了。

記者了解到主辦方活動組織方式和個體參與方式對相親成功與否有重要影響。每年組織十幾場相親活動的內蒙古鄂爾多斯市婦聯主席娜仁花認為,一次相親活動參與的人不宜太多,以50人以內最合適,人太多的話交流不充分,人少一點,工作人員能充分照顧到每位參與者,鼓勵他們參加活動。

“盡量別出現‘聯誼’字樣,減少‘尬’的感覺。”張寧說,“我們之前和冬奧組委合辦了一次類似‘城市之間’的活動,讓大家在闖關游戲中接觸彼此,效果還可以。”

多人結伴參加相親活動成功率相對高。“同單位來的人多,大家相互鼓勵,再起起哄、開開玩笑,和對方接觸起來就沒那么尷尬了。”28歲的中鐵呼和浩特局職工小孫說。(文中受訪對象除娜仁花以外均為化名)

來源:2019年第20期《半月談》,原標題《體制內相親,更容易“成交”?》
記者:魏婧宇 白佳麗 陳席元 楊思琪

制圖:鄭雪婧


監制:劉洪 黃林昊

編輯:董靜雪

校對:梁甜甜 蔡夢曉

你有什么相親故事?

推薦閱讀

文章評論

回到頂部
腾讯捕鱼达人攻略技巧